AG体育

故人今不见

作者: 杜陆见[文集]2021年08月22日心情故事

“老弟,到了柳州那边可要写信来。多久我都等。”梦得看着比自己小一岁的子厚,笑道。
“放心吧老兄,我到了那边一定给你写信。”子厚说,“倒是你,有母亲在身旁,一定要保重啊。”
梦得没说什么,他想要再谢谢子厚替自己求情改去连州的事,但话到嘴边,却就那么说不出口。

“衡阳到了。”前面走的随从说。
“子厚,我们歇会吧。”梦得让人栓好马,转头看向子厚。
“老兄,你粮食不多了吧?”子厚说着,连忙派随从让自己的干粮拿出来几袋。
“哎!你这是干什么!”梦得眼看着随从把干粮放上马车,又赶紧走去让随从卸下来。
子厚走到梦得跟前,对梦得说:“老兄,这些干粮你就收下吧,子厚一人在身,你还有年迈的母亲,况且连州虽不比播州难走,但一路也是艰险啊。”
梦得看着子厚,自己本身为兄长,受了子厚的求情才改任连州,如今还要受子厚的粮食。
“梦得今日当不忘子厚之恩情!”梦得看着子厚,一时跪了下来。
“哎!老兄你这是做什么!!”子厚忙扶起梦得,“我们结交多年,又何尝谈恩情之义呢?”
两人默不作声,停在一旁休息。片刻后,子厚递给梦得一分诗书,当作留念,梦得赠予子厚一副昔年所作画幅。

“大人,船来了。”前面的侍人向梦得报道。
“子厚,到了柳州一定要写信来啊。”梦得看着子厚,深情憔悴,他知道,这一别之后,便是难以相见了。
“子厚一定会的,老兄可要多多保重啊!”子厚看着梦得的船渐渐远去,回首便热泪盈眶。
而远去船上的梦得,打开子厚方才给自己的诗文,上面仿佛是子厚早已写好的诗。读罢末句,梦得感而涕哭。
末句写着:“今朝不用临河别,垂泪千行便濯缨。”

两人从此再未相见,子厚后来的日子怏怏不乐,于大好年华逝去。

后来不知多少年,梦得返还京城,路经衡阳。
而衡阳还是那个衡阳,子厚早已在青春年华逝去。
曾经有一个朋友,为了怕他带着母亲受苦而主动提出与自己互换派遣的州。
如果多少年过去了,诗文未改,斯人已逝。
梦得看着衡阳的河水,轻轻吟咏着自己刚写的新诗:
“千里江蓠春,故人今不见。”

他带着子厚的儿子,往京城的方向走去,可蓦然回首,那人好像还在那里。
或许衡阳也在想念他吧。

【本故事根据柳宗元和刘禹锡真实故事改编】

【历史原史】
公元815年,刘禹锡因《元和十年自朗州至京戏赠看花诸君子》一诗触及当政派而使永贞革新五君子再背贬,其中就有柳宗元。朝政打算把刘禹锡派去环境恶劣、道路崎岖的播州,刘禹锡有年迈的老母亲在身难以到达柳宗元上表说自己愿意与刘禹锡互换派遣地,朝廷中有人因此感动,经过一些人求情改刘禹锡去连州。两人前往州县路上,在衡阳分别。

【注释】
梦得:刘禹锡,字梦得。
子厚:柳宗元,字子厚。
今朝不用临河别,垂泪千行便濯缨:出自柳宗元《衡阳与梦得分路赠别》。
千里江蓠春,故人今不见:出自刘禹锡《重至衡阳伤柳仪曹》。

作者杜陆见的文集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阅读评论你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AG体育相关的文章

好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