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体育

牵挂小桃儿

作者: 陈吉林2021年08月23日心情故事

20多年前夏季的一个下午,我散步到涪江河堤坎上,一间用树枝、破旧编织袋和牛毛毡等废旧物搭起的人称“鸭棚子”的房子,映入眼帘。

“鸭棚”里住着“三口之家”。男的姓余,叫余某全,当年60岁,女的姓陈,叫陈某英,当年55岁。还有一个不满周岁的女婴,叫“小桃儿”。

1997年9月底的一天,从中江县双凤村到成都某建筑工地打工的余老汉,听说二仙桥附近有一个被父母遗弃两个月大的女婴。余老汉不顾他人劝阻,将女婴抱回工地,取名“小桃儿”。

余老汉辞去工地工作,带着小桃儿回到了中江老家。第二年春节刚过,他就和老婆来到了绵阳,在河坝帮人淘筛沙子。为了省钱,也为了干活近便,他在涪江河堤坎上建起了自己的“家”,又把小桃儿从老家接了过来。白天,余老汉和老婆淘筛沙子时,小桃儿就在旁边观看,不哭不闹,好像知道自己是个苦命又幸运的孩子,不愿意给年老的父母找添烦。晚上,小桃儿就和两位老人住在随时都有可能被大风刮跑的“鸭棚”里。

人家问余老汉有没有自己孩子?他说有,因为家里太穷,到了40岁时,才娶上现在这个老婆。大儿子18岁,二儿子15岁,都已经没有上学了。有人问余老汉愿不愿意把小桃儿送人?他说:“有好人家才行,要不,不放心!”好几次,几个人要领养小桃儿,他们都拒绝了。

余老汉两口子挣钱不多,但为了小桃儿,他们省吃俭用,给小桃儿买来牛奶、芝麻糊、玉米糊。附近许多知道小桃儿身世的好心人,也时不时送些婴儿衣服、奶粉、蛋糕等食品,给小桃儿补充营养。

余老汉和老婆,由于成天淘筛沙子,汗流浃背、邋里邋遢,可对小桃儿却十分上心。一天要给小桃儿洗两次澡,把小桃儿收拾得干干净净、利利索索。

人们关心小桃儿以后上学的事情。余老汉说:“趁我们老两口还干得动,多挣点钱给她攒起来。至于往后的事,我们农村人没有考虑那么多,走一步算一步吧。”

几个月后,到了盛夏,我再去涪江河提,“鸭棚”已经不在,居住在“鸭棚”里的一家三口也无了踪影。算了一下,今年,余老汉应该已经81岁高龄,他老婆也有76岁了。

如果有幸,小桃儿应该是一名大学生了,正在大学校园吸取知识的营养,规划着美好的未来……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阅读评论你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AG体育相关的文章

好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