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体育

老汉儿,我敬你一杯酒

作者: 杨秀康2021年08月23日生活故事

前阵子,小弟打电话说,老父亲身体欠佳,希望我抽空回去看看父亲。

印象里,身材瘦小的父亲,像一头不知疲倦的水牛,为一家人生计,忙碌奔波,陀螺一般旋转,从不知疲倦。他常自嘲:“千金难买老来瘦。”父亲对自己的身体素质,很有信心。母亲走得早,那些年,父亲当爹当妈一肩挑,苦在他肩头,疼在做儿女的心头。

说到回去,离小城并不远,却每每不得成行。那些年,忙于奔波,疏于对父亲的关照、问候。想到父亲精神矍铄、身体也不错,多少让我省了不少心。在外奔波,父亲总让我不用操心他的健康。

小时,我们家从故乡迁到山乡,两年后修新房。父亲请了一位姜家岗的姜姓木匠师傅,帮做木工活修房,负责将穿斗结构房屋从构想变成现实,我家管伙食、管住宿、管工钱。50来岁的姜师傅见我活泼可爱,干活闲暇时常给我讲许多鲁班师傅的神秘传说;晚上吃饭,教我喝酒。他跟我父亲说,走南闯北见得多,你这个娃儿是可塑之才。父亲手艺人出身,相信那一套老东西,听了心里美滋滋。还是孩童的我,在姜师傅启蒙下,开始学喝酒。

饭桌上,父亲常常也举碗,与我碰杯。其实我也喝不了多少酒,陪父亲喝酒,有个搭档,开心。父亲酒量不大,一两左右,老爱喝。也许在他看来,适量喝点酒,有助睡眠,解除白天干农活的劳累疲乏。

少不更事。有一次,我偷喝父亲藏的酒。父亲见他心爱的“崃山二曲”只剩见底的一点儿。知道是我偷喝了他的美酒后,那天不知哪里来的脾气,暴跳如雷。一顿狠狠地竹鞭侍候我的小屁股。父亲教训我后,似乎又后悔,眼泪夺眶而出,滴落在我手臂上,滚烫滚烫。我对父亲说,我不喝酒了,也不偷你的酒喝,说到做到。父亲把我揽在怀抱里,一句话也不说,眼泪唰唰,落在我的头发上……

父亲什么时候不再喝酒的,我实在记不得,好像是母亲辞世后的事。我进城念书,小弟也入镇中学读书。可能我们读书花费高,父亲想把酒钱节省下来,给我们当生活费。地里农活依旧做不完,父亲忙里忙外,一个人在乡下,没有人伴陪他喝酒、吹牛,也就渐渐淡了对人的渴望与依赖。

一家人团聚,即或没有酒,也幸福。逢年过节,看见年事已高的父亲想喝酒,我们兄弟三人坚决不让他喝,怕父亲的高血压犯了。不过在他面前也放置一个杯子,掺上一些饮料当酒,父亲也当它是酒。有时忍不住,用筷子头沾一点我的酒,舔舔筷子头,过一过酒瘾。父亲像当年,捋捋他那花白山羊胡,“这个酒,好喝,有点像‘竹叶青’。”我们兄弟们一起喝酒,陪他吃饭,图个家庭团聚闹热。对于年轻时爱喝小酒的父亲来说,戒酒,终究是毅力或意志支配着。

在父亲面前,我也不怎么喝酒。但经常陪他唠叨、陪他生气、也陪他去逛街。父亲年老了。岁月,毕竟不饶人!我们多想挽留岁月匆匆的脚步,多抽空陪陪父亲,也畅快喝一点小酒。我们作儿女的,结婚大喜之日,父亲兴奋喝醉的样子,我还记得……

小弟一个电话,我总算回到现实。我得抽出身来,回去看看年迈的父亲,回去看看年青时的自己。

饭桌上,大侄儿、侄媳妇,频频敬我的酒。而刚刚呀呀学语的两岁侄孙,也学着大人样,向我们敬酒。我让侄孙敬他曾祖父的酒。父亲喝的自然还是饮料,碰杯脆响声一如当年。他脸上开了花,竟然泛起微微红晕。

我也举起酒杯,向父亲敬酒。这是父亲生病出院后,我陪他吃的第一次饭。他眯着小眼,打量半天,花白小胡子,随着喏喏嘴唇蠕动,终于叫出我的名字。这个晚餐,小弟破例给父亲上了半杯啤酒。我们一家人,一边喝酒,一边聊起故乡、故人和往事。父亲对过去的事,记得很牢。他似乎很兴奋,削瘦下巴,老年斑跟着微笑。削瘦脸庞,绽放出慈祥笑容,我许久没见过父亲笑了。我喝着好酒,心里笑不起来,嘴里送进一根煎的虎皮海椒,伪装出七万分的辣元素,眼眶噙满晶莹液体。

父亲看我在擦拭眼睛,赶紧问我,“怎么了?怎么了?”“海椒辣的,这海椒好辣。”

“老汉,我敬你一杯酒!”我站起身,端着酒杯,对着父亲大声说。话毕,不等父亲反应,一口喝尽那杯酒,坐回座位。双眼不争气,禁不住泪水充盈眼眶。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阅读评论你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AG体育相关的文章

好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