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体育

生活随笔

生活随笔

简介:记录生活的点点滴滴,体味生活的酸甜苦辣。
相关栏目:人生感悟人生哲理励志文章搞笑文章美文欣赏感人故事

  • 生活是一地鸡毛

    《生活就是秘密》,是著名女作家洁尘最新散文随笔集,收录了她近年来有关读书、观影、旅行、持家等多方面内容的文章。 作者觉得生活像是一种秘而不宣的东西,让人在感官中陷入迷雾,然而,无论花朵还是天籁,都要靠我们自己去挖掘和发现。所以秘密也非不可解...

    陈亮 发表于 2021-08-25
  • 土狼

    在美国,山上或公园、旷野里,你会看到很多小动物,比如松鼠、野兔,还有狼。美国的狼被当地人称为土狼是本地的意思吧。我刚到美国时,住在山下,听说过土狼,但没见过。后来搬到山上居住,邻居说这里有土狼,便特意留意起来。没多久,早晨起床后,站在院子...

    石钟山 发表于 2021-08-25
  • 大洋路的岩石

    据说,世界上有两条公路被人们称为一生中必去的公路,一条是美国的1号公路,另外一条就是澳大利亚墨尔本的大洋路。大洋路位于墨尔本西南,是为纪念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士兵修建的,东起托尔坎,西到亚伦斯福特,全程276公里,沿途风景优美,被人们冠以世界...

    罗瑜权 发表于 2021-08-24
  • 稻香千万里

    去黑龙江出差前,妻子交一任务:替侄女小丽考察她新认识的的男友。小丽从小没了娘,妻子待她视如己出,听说她准备放弃成都的安逸日子远嫁东北,内心跳起坝坝舞。小丽是公认的美女,工作好收入高,倾慕者排起长队,她真要远嫁?我也疑惑。必须承认我是个俗人...

    李贵平 发表于 2021-08-24
  • “土大院”印象

    酷夏难耐,出绵阳往北,经过近5小时的车程,我们到达了避暑目的地---宋家大院。宋家大院位于四川省平武县水晶镇任家坝村,离水晶镇步行也就约一公里路程。 进入大院,是可同时接待200多人就餐的农家乐。吧台上面挂着由四川省林业厅等七个部门颁发的四川省级...

    陈吉林 发表于 2021-08-23
  • 激情的骆驼

    我是一头激情狂野的骆驼啊,悠慢慌张地走在无垠的沙漠,我要寻找那个充实的明天那年,我第一次见到肆哥时,他正在唱着那首自创的摇滚歌曲,那粗犷的嗓音能吼跑几头牛。肆哥向我伸出大手:他们叫我四娃,也有叫我肆哥的,我有点放肆。从那天起,已经身为分厂...

    宋中华 发表于 2021-08-23
  • 先猜一个谜语:一个老牛没脖项,七个八个都驮上。打一物。猜不出来吧?谜底是:炕。 炕是关中农家一道令人注目的风景,家家都有炕。它伴随着我走过了懵懂的童年、憧憬的少年,也是我生长、成长的温床。我在炕上做过许许多多五彩斑斓的梦。炕给我留下了太多的...

    贺绪林 发表于 2021-08-22
  • 香巴拉的稻城亚丁

    信仰是空旷的静谧。这句不知出处的话也许是来自天空的梵音吧。去往三座神山的稻城亚丁,得非常辛苦遥远,那里不是在自家的隔壁。到稻城亚丁去,就必须去川西,那里是川、滇、藏交界的高原。在川西的甘孜,我到过道孚、丹巴、炉霍、德格,翻越过海拔5000多米...

    陈应松 发表于 2021-08-22
  • 泥土的涅槃

    关于砂器的最初记忆,在我的童年,那是一只砂锅,灰色,圆形,表面有疙疙瘩瘩的凸起,摸上去涩涩的,伸出来一个把,是熬中药的特用锅,我们村只有一只,谁家要熬药,不用打听,在村里走一遍就能找到。因为无论谁家,熬完药,就将砂锅放到自家门口的墙顶上。...

    郑彦英 发表于 2021-08-22
  • 汉源杂记

    1 雨仍然下着,在去汉源的路上。从机场出来,脸上便湿漉漉的。我略略仰起头,力图使湿润的面积更大一些。我住在一个少雨的城市,快十年了,原本以为自己像沙漠里的骆驼刺或者胡杨,对雨的记忆和感觉已经淡漠,踏上蜀地,被细雨包裹,贪婪突然释放,才知道自...

    胡学文 发表于 2021-08-22
  • 牛是大舅的长子,我应该唤表兄。从我记事起,他好像就是黄脸、黄牙,额上爬着浅浅的几道皱纹,几十年过去了,他还是这副模样,连皱纹也没加深多少,时间在他面前好像停了下来,又好像在他面前绕了一个弯,独独把他遗忘了似的,在牛的眼里,世事也像梦一样,...

    蓝燕飞 发表于 2021-08-22
  • 报答

    冬天过去了,天气开始转暖,我们准备回老家看看。以往回家,在门口喊声爹娘,二老就一边响亮地答应着,一边急忙往外走这一次,因二老在上海看孙子,没回来。当我们打开大门时,简直与老人家在家时有天壤之别,门口的鸽子粪满地都是,院子里的杂草高高低低,...

    赵锦英 发表于 2021-08-21
  • 尊严

    安徒生童话里小人鱼和灰姑娘的故事,蕴藏着一个共同的主题:女人都想借爱情改变命运。 小人鱼至善至纯,只有一个弱点,那就是她为爱情而活,为爱情不惜牺牲自己的一切。失去了自我,爱情附丽于何物?如果小人鱼不用说话,就能赢得了王子的爱情,那她的命运将...

    张佐香 发表于 2021-08-21
  • 豆棚瓜架

    春节假期得闲在家,静下心来正好整理了凌乱的书橱,将书籍分类摆放整齐。过程中,翻出了小时候的几本日记,不禁坐下来仔细翻阅,看到其中有关过年的记录,记忆的闸门瞬间打开:穿新衣服、吃好吃的、放鞭炮、拜年、收压岁钱、打山神小时候过年的场景呼啦啦扑...

    张成刚 发表于 2021-08-20
  • 盛名之下

    人怕出名,猪怕壮这句话,最初听到并没觉得其内涵的深邃和哲理的精辟。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和阅历的积淀,我渐渐对此有了些浅陋的认识和感悟。 农村实行人民公社大集体的时候,每个生产队里都有饲养院,饲养院里几乎都喂着猪。每年,到快过春节的时候,杀年...

    张忠信 发表于 2021-08-20
  • 访泉

    凡大河大湖之下,必有泉。沂源因沂河发源地而得名。沂河在沂源境内发源,有三条不可不提的支流,分别以天湖、鲁山山脉和红旗水库为源头活水。三源又分出众多小支源,小支源之上,还有更多更小更细的支源,一条条,一溪溪,一纵纵,一沟沟,一直延伸到沂源境...

    崔建华 发表于 2021-08-20
  • 水墨单阳

    单阳自然保护区距从江县城四十多公里,是庆云镇的一个传统自然村寨。这里水资源丰富,植被青葱,景色怡人,风光旖旎。作为一个从江人若不亲临此景,那还真是一大憾事呢。 单阳是个有灵气的地方,这里有壮观的瀑布、神奇的一线天、神秘的双龙抢宝和仙女湖听到...

    王黎琴 发表于 2021-08-18
  • 辽地龙柏

    离开辽地久矣,那儿龙柏的傲然形象却始终盘桓在我的脑海,挥之不去。 不可思议,大连、威海、烟台、青岛的观海之行成了我的龙柏发现之旅。原本冲着大海去的,冲着品味踏浪大海的浪漫,冲着享受汪洋击水的刺激,结果却只依岸观景、坐看浩瀚,少了涉足参与的惊...

    田二文 发表于 2021-08-18
  • 石狮子的眼睛

    在我初学钓鱼的时候,一位渔友曾为我讲过一个故事。 徒弟面对料场上一只只石狮子不住地唉声叹气,他手里雕刻的石狮子,已经是第五只刻上眼睛的狮子了。和前面四只一样,毫不例外地,这些石狮子的眼睛都刻裂了。远远地看,这些石狮子一个个栩栩如生,威风凛凛...

    顾仁洋 发表于 2021-08-17
  • 乡村兴则国家兴

    一 脱贫攻坚战的全面胜利,标志着我们党在团结带领人民创造美好生活、实现共同富裕的道路上迈出了坚实的一大步。同时,脱贫摘帽不是终点,而是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缩小城乡区域发展差距、实现人的全面发展和全体人民共同富裕仍...

    刘学谦 发表于 2021-08-17
  • 一座城的告白

    我是一座城,我的名字叫包头。 我出生在中国正北方,巍巍大青山是我的父亲,滔滔黄河水是我的母亲。父亲的坚毅给了我钢铁的脊梁;母亲的温柔给了我博大的胸怀。他们相依相伴,我在他们温柔宽厚的怀抱中茁壮成长。 听妈妈说,包头是我现在的名字。战国时,我...

    王泽 发表于 2021-08-17
  • 北戴河的表情

    你敢不敢跟我走/去那大地的尽头/你愿不愿跟我走/去看飞翔的海鸥//马尔代夫太遥远/北戴河才是乐园记不起是谁写的歌词,让我知道北戴河不是一条河,而是宽阔的大海。 北戴河是诗意的、浪漫的和庄重的。1898年,清光绪帝御批北戴河为避暑胜地,允许中外人士杂居...

    何霖 发表于 2021-08-16
  • 做父母的快递员

    自从网络和快递业兴起之后,我觉得生活便捷了很多,尤其是对住在郊区的父母。原来我们每周都会买一些父母需要的物品过去。现在我们在网上买了,自然有快递员过去,而且隔三岔五地就有快递员上门,父母也不会觉得孤单,我觉得比以前更要周全些。 直到前些日子...

    王子华 发表于 2021-08-16
  • 四棵树那个地方

    要说鲁山县尧山景区是平顶山市自然风光的皇冠,四棵树乡就是它风华别具的裙裾。从历史上看,这片山水一点都不偏僻。这里曾经是南阳通达洛阳等地的关口要塞,兵家必争之地。四棵树的地名就是由荆襄的商家驼队和赶考举子叫响的。他们为避兵祸匪患,抄近道翻山...

    曲令敏 发表于 2021-08-15
  • 人间长有二月河

    岁月匆匆,作家二月河已经离开我们将近一年时间了。想起最后一次见到二月河先生,是2018年8月22日的夜晚。那时,他刚从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的重症监护室转移到普通内科病房。 他的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虽然神志是清醒的,但已不能说话。我噙着眼泪,注视着...

    周百义 发表于 2021-08-15
  • 灶膛

    灶膛一般是砖砌起来的,一般有两个,有的是三个。一个炒菜,一个煮饭,另外一个烧猪食。灶膛一般是圆形,膛中正上方是锅底,灶膛里的火,舔着锅底。 喂柴又叫捣锅底,这是素朴的借代手法。寒季捣锅底可以暖身,并且,看着膛内柴火左舔一下,右突一下,甚或如...

    董改正 发表于 2021-08-14
  • 隐逸在城市的陶

    陶在某个角落,那个地方叫民间,滑溜冷湿,苔藓丛生。陶,匍匐在地。 并不起眼,圆圆的体形,用手指在陶身上轻叩,嘭嘭然,倒出一串昨天储存的声音。这样一种生活的器皿。贫穷也好,富贵也罢,缄默、平静,确是寻常的日子。 陶极具质感,有一种残缺美。提着...

    王太生 发表于 2021-08-14
  • 清明螺,抵肥鹅

    母亲从乡下来,给我带了新鲜的蔬菜,还有我喜欢吃的青螺。中午,我用螺肉做了两盘好菜,一盘为韭菜炒螺蛳,另一盘是酱爆螺蛳。午餐时,我和母亲各倒了一小杯米酒,轻轻抿了一口,再搛一块螺肉品尝。酒香伴着螺香,味儿真美。我咀嚼着富有弹性的螺肉,一丝丝...

    吴建 发表于 2021-08-13
  • 武都的街

    行进在拥挤的南屏街上,不知怎么,忽然念起家乡的街道来。若说拥挤热闹,武都的街全然可与昆明这样的省会城市比肩。早晨的菜场巷弄、傍晚的长江大道、周末的江岸小径就算是午夜时分,也会有夜猫子流连在烧烤、羊肉串的小摊前。三五成群,总不至于太冷清。 武...

    赵小爽 发表于 2021-08-12
  • 武都的早晨

    对一座城的留恋,始于对某人或某物的记忆羁绊。汪曾祺老先生曾说他想念昆明的雨。而身在昆明的我,则独独怀念家乡武都的早晨。 武都的早晨是在木槌与木槽的撞击声中苏醒的。若开窗四望,定看不见挥槌的壮汉。甚至塑料棚下的摊位也被簇拥的食客死死挡住,连手...

    赵小爽 发表于 2021-0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