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体育

  • 老食器

    一切与家常餐食有关的器物,我都爱笼而统之地称为食器。它们次第聚拢来,成为家里一员,忠实乖灵地服从主人调遣,分工明确又精诚团结地奉出一日三餐,给养祖孙数代。岁月无痕滑过,可经年的老食器却留刻下岁月的印痕,升腾着温度,默述着故事;弥散的,是家...

    张金刚 发表于 2021-08-25
  • 与稿笺的情缘

    曾经,一本本稿笺如一块块责任田,写满我的早春对秋收的期盼。 记得第一次使用的稿笺纸,是在西昌县大巷口的一家文具店里购买的,红色的格子,共50页,每一页都是500字。就是在这本稿笺上,我写过诗,写过曲艺,写过通讯。并且都在当时的地区报纸《西昌群众...

    徐建成 发表于 2021-08-24
  • 指甲花

    我对指甲花的喜爱缘于孩提时代的染红指甲。 记得当时在墙角院落甚至墙头的烂瓦盆里随便撒上些花籽,只要第一场春雨一落下来,粉豆豆、牵牛花、熟地花、鸡冠花、菊花竞赛似的疯长,等各种花儿都可爱地嘟起娇俏的花苞时,引来了闹哄哄的蝴蝶、蜜蜂,五颜六色的...

    任静 发表于 2021-08-22
  • 煎饼

    煎饼是山东许多地方的主食。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山东人爱吃煎饼,就像新疆人吃馕,藏民吃糌粑,东北人吃大馇子一样,地理、气候、物产、风俗,各种因素都有。煎饼深得人们青睐,是因它宜储存不变质,口感好易消化,又食用方便。有厚厚的一摞煎饼放在家里,即...

    张波 发表于 2021-08-20
  • 糯米青蒿社饭香

    临近清明,便又到了苗家人吃社饭的时节了。提起社饭,我那长期被鸡精、味精麻木的味蕾竟倏地活跃起来,因为我一想起社饭那特有的清香与鲜美,便感觉口舌生津。第一次吃社饭还是三年前的事,那时我跟随年景兄去他镇远老家采风,适逢社日,他便邀请我们去韭菜...

    顾慧明 发表于 2021-08-19
  • 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

    百花之中,桃花是极普通平凡的一种花。小时候在老家,门前的空地,屋后的山坡,很容易就能见到。小时候对桃花没有什么兴趣,一心只惦记着桃树上的果子,春夏之交,爬树偷桃是一帮毛孩子最大的乐事,也因此没少挨父母的责骂。 也许正因为桃花的普通和平凡,从...

    赵德润 发表于 2021-08-18
  • 新年,新年

    嘘!你听,新年来了!那是2017年的召唤,新旧交替的声音在大地上回荡。 原本寒冷的冬夜,被窗外柔和的灯光融进了些许暖意,目光所及之处,是一片安宁与祥和。踏着朦胧的灯光,时钟的刻度正慢慢指向过去一年的最后一秒。只是眨眼的一个瞬间,时间的规律让人们...

    徐学平 发表于 2021-08-17
  • 端午回想

    除了春节,端午节便是我们小时候最期待的节日。有关端午节的乐趣,可用家乡一首童谣来概括:初一育豆芽,初二劏猪乸,初三包籺,初四做社,初五食嘢,初六放火花 端午节在农历五月,过去,农历四、五月最缺乏菜蔬。育豆芽可以不分时令,所以在青黄不接的月份...

    郑志良 发表于 2021-08-16
  • 完成小心愿

    以前我总以为,人老了就会心如止水,不会有过多的心愿了。一次跟母亲长谈之后,我才了解到,其实老人有不少未了的心愿,而且他们更急于实现,因为他们总担心如果不能及早实现就没机会了。 母亲对我说:这段时间我有两个想法,一个是去趟你表姨家。她身体不好...

    王国梁 发表于 2021-08-16
  • 别让天空那颗亲情之星陨落

    亲情有时像人间的四月天,温暖无比;有时像腊月的寒冬,凛冽伤人。似呼啸的北风那么的冷,那么的冻到内心。没有一点的温暖和舒畅,只剩下伤感的尴尬和无奈。这就是亲情的正反面,在大千世界演绎的是那么的淋漓尽致,变换的是那么的让人措手不及,随风飘荡,...

    小不点儿 发表于 2021-08-15
  • 回忆我的大学老师

    名家的沃土 史学的摇篮 求知的滥觞 回忆我的大学老师 时光如山中溪水缓缓流逝,当一个人经历越多,越真正懂得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的真正含义。这句话出自《论语子罕篇》,意思是:孔子在河岸上看着浩浩荡荡,汹涌向前的河水说:时间就像着奔流的河水一样,...

    小不点儿 发表于 2021-08-13
  • 烛光畅想

    停电了,点上蜡烛。一粒烛火,闪闪烁烁,左顾右盼,似稚童的眼睛。渐渐地烛火旺了,吱吱冒黑烟。须臾,一股蓝盈盈的烛光跃跃欲欢,谱写着一曲青春之歌。 望着烛光,突然想到生命的历程。 一个新生命的诞生就如烛光点燃的一瞬间豁然一亮。烛光由飘忽不定的初...

    尹祖泽 发表于 2021-08-13
  • 放风筝

    风筝,又名纸鸢,风鸢。宋代高承所著的《事物纪原》称风筝为汉将韩信所做,刘邦建汉以后,陈豨造反,韩信与陈豨交情深厚,要为陈豨做内应,于是制作了风筝,想用它来丈量刘邦居住的未央宫的远近距离,以便闯入未央宫中捉拿刘邦,计谋没有得逞,结果韩信和陈...

    王一兆 发表于 2021-08-11
  • 滚铁环

    滚铁环是乡间儿童常见的一种游乐形式。过去,每逢放学或是星期天,在乡村的大街小巷,都可以看到一个个小孩手拿一个用大号洋丝做成的,弯得像U字的带柄推手,推着一个铁环咣咣咣地向前奔跑,人们把这叫做滚铁环。 滚铁环,先要做好铁环和铁钩。在乡间,孩子...

    王一兆 发表于 2021-08-11
  • 拿母儿

    我小的时候,常玩一种叫做母儿的玩具,这种玩具是用散落在地上破碎的小瓦片、陶片、瓷片磨制而成的,一种圆形的、只有铜板大小的玩具。这种玩具制作材料既好找,又便于制作;既不要花钱,又充满乐趣,很受乡村孩子的喜爱。 母儿做起来很简单,只要找来破碗、...

    王一兆 发表于 2021-08-11
  • 掏呜嗡

    阳春三月,天是一片灿烂,地是一片辉煌。水乡垛田一块块垛子上嫩黄的油菜花铺天盖地次第开放,一群群采蜜的野蜜蜂,呜呜嗡嗡满天飞舞。它们有的停在油菜花上精心酿蜜;有的忙着寻找人家屋檐上的芦苇网箔或土墼墙上的小洞酿蜜。每每在这个时候,乡村的孩子就...

    王一兆 发表于 2021-08-11
  • 酸酸的山楂深深的情

    去年十一,我和杨老师带朗朗第一次去了井溢村。这井溢村可是屈原后裔、法王房寅的故乡,毛主席的俄文翻译师哲青年时曾在这里生活学习,《保卫延安》的作者杜鹏程也曾在村子南边的西庄中学半工半读。村子在韩城市区以北,背倚梁山,东眺黄河,汶水和盘河映带...

    悠山 发表于 2021-08-10
  • 瓦罐

    朋友说街角有家瓦罐汤做得不错,非要拉我去一饱口福。过去一看,店面不大,装饰古朴,门前放着两个引人注目的大瓦缸。原料罐放在瓦缸内,以木炭火恒温煨制,密封不溢,营养、香味都浸在汤里了。简单的一罐汤,舀上一勺细抿,滋浓味美,一阵清香便在舌尖上氲...

    乔兆军 发表于 2021-08-08
  • 去江边走走

    我是不喜欢春天的,相较夏的热辣分明,秋的醇厚温暖,冬的冷冽孤高,春显得那么绵软中庸,乍暖还寒时,那纠缠不去的雨丝能落得你的心都潮湿起来;难得出个太阳时,空气里四处飘散着一种慵懒的气息,让人的四肢百骸都软得不想动弹。 很多人都说,杭州的春天,...

    秋女 发表于 2021-08-07
  • 窗前的雨树红花

    我的书房窗口是我最爱的地方。 每天在书房写作绘画,乖乖听取医生劝告,全日面对电脑的人,不许让眼睛、腰背过劳,于是一两个小时便给自己一段休息时间。这句提醒,倘若仔细忖想,肯定悲伤感叹:医生根本就是不留情面告诉我,皆因年纪老大呀。他建议工作一个...

    朵拉 发表于 2021-08-06
  • 温暖的邻居

    叮咚正吃晚饭时,听到门铃响,还没开门,便听到对门陈奶奶爽朗的叫门声,有人吗? 打开门,便是一张笑容可掬的脸和递过来的一盆鲜嫩欲滴的葡萄。 这是今天媳妇和孙女去农庄摘来的,新鲜着呢!陈奶奶甚至人都没走出自己的家门,就把身子探过来,对着我说。 谢...

    雨凡 发表于 2021-08-02
  • 相约杜鹃红

    大围山那数万亩在东风中尽情绽放的红杜鹃,在城市的摄影爱好者眼里,那就是漂亮质朴而且充满野性的模特,让人觉得魅力无比,自然也就心驰神往。 我们挑个日子一起去吹吹山风拍拍杜鹃花海吧,大自然每年 赠给大家的见面礼,千万不能随便错过。老朋友边摆弄着...

    龙玉纯 发表于 2021-08-02
  • 飞翔

    在此之前,我没见过海。 对于它的一切,我只是在书本或者电视上知晓一二。 我曾经无数次幻想过,披着一头瀑布似的长发,穿着白蓝相间的连衣裙, 在沙滩上悠闲地走着。最好还有徐徐的海风, 吹动我的长发和裙子,当然,最好还有一群海鸥围绕着我快乐地飞翔。...

    谢永华 发表于 2021-08-02
  • 遥远的应答

    思念是生命的后记一段每个人都拒绝经历却难免经历的至亲送别,每个人都不忍回味却反复回味的亲情追忆。写在清明节到来之际! 记得那天我过二十岁生日,老爸一早就去大队部当时方圆几里唯一有电话的地方,给我打了电话,提醒我别忘记回家吃饭,说要为我庆生。...

    耿惠芳 发表于 2021-08-01
  • 涧河情结

    七岁时,我随父母从山东来到洛阳,家住涧河附近,与七里河村相邻。儿童喜水的天性使然,涧河两岸成了我撒欢儿的宝地。 那时,涧河水很清,水浅处可见河床上平展的沙,亦可见游弋其中的小鱼小虾。河两岸也是平缓的沙土地。我常在老桥上过来过去,去河边摸虾,...

    冯平 发表于 2021-07-30
  • 想起岸

    岸,是水边的地。岸与水,唇齿相依,水拍在岸边,一层又一层,一年又一年,拍得岸长水远,便有了地老天荒的水与岸。站在岸上,我总在想,是水拍老了岸,还是岸望远了水,大概只有水知,岸知。 水波轻轻地拍着岸,像是在轻轻地摇着岸,浪猛烈地打过来,也只像...

    章铜胜 发表于 2021-07-29
  • 柿柿如意

    咚咚咚,我麻利地爬上梯子,在大门楣贴上红彤彤的万事如意横批,父亲在下边扶着梯子,仰着头瞅着我,叮嘱道,把米糊多刷点,粘紧了,冬天风大,别过不了三天,吹落了。奶奶捧着玻璃罐从屋里走出来,朝我喊着:毛女,别把新袄子沾上米糊了。奶奶在太阳下打开...

    朱王芳 发表于 2021-07-28
  • 我曾迷路

    我常记起五岁时迷路的那件事。 那时我跟着母亲去外婆家,和外婆村里的小伙伴一起玩耍。午饭时,小伙伴们要回家了我也走回到外婆家,家里却没有一个人。有个小伙伴说:你妈妈回去了...

    陈振林 发表于 2021-07-26
  • 从金寨出发

    明净而高远的天空,如一块硕大的蓝玻璃,镶嵌在我们的头顶。这是一个雨后初晴的夏日,我们来到红军的故乡、将军的摇篮的革命老区金寨县,接受革命理想信念再教育。 坐落在皖西边陲、大别山腹地的金寨,沐浴着雨露阳光,精神抖擞。刚刚被雨水洗过的梅山,流岚...

    疏泽民 发表于 2021-07-23
  • 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故事,有邪恶的、丑陋的、卑微的、悲伤的、痛苦的、幸福的、美好的等等,却很少有人愿意讲出来。我活着还算比较现实一些,总喜欢挖掘出藏在内心深处的东西,释放出它应有的光华,也许一切都会释然吧,压抑着,不如剖心而论!我觉得男人...

    秋之歌 发表于 2021-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