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体育

亲情文章

亲情文章

简介:请珍惜所拥有的亲情,希望这些关于亲情的文章能给大家带来正能量。
情感栏目:心情随笔情感美文伤感日志爱情文章友情文章经典散文等。

  • 父亲的天气预报

    小时候,获取各种天气消息的有效途径是村里的有线大喇叭。每天早中晚,大喇叭会准时响起,转播对农节目,最后压轴的却不是天气消息,而是预告北京时间,没戴手表的人太多,对时间的茫然超过了准确判断气象的需要。我们村上的播音员又不同,经常会调侃地兼职...

    杨力 发表于 2021-08-25
  • 母亲的爱

    在人生崎岖坎坷的旅途上,是谁给予你最真诚、最亲切的关爱,是谁对你嘘寒问暖,时刻给予你无私的奉献;是谁不知疲倦地教导着你为人处世的道理;是谁为了你的琐事而烦恼? 是伟大的母亲。母爱是无私的,是永不停息的,没有哪位母亲不疼爱自己的子女。不管怎样...

    吴波 发表于 2021-08-25
  • 为祖母洗脚

    祖母离开我已经27年了,但她的音容笑貌始终历历在目,不能忘怀。由于我的父母离异,父亲又外出工作,所以我是由祖母抚育大的。我虽然缺失了母爱,但有祖母的精心呵护,使得我的人生也并不缺少关爱。 20世纪80年代的一个暑期,祖母在乡下生病了,我接她到我上...

    公明 发表于 2021-08-23
  • 母亲的木箱

    年过八旬的母亲最宝贝的东西就是那口笨重的旧木箱,从我记事起,它一直是母亲床头几十年不变的风景。 这口方形大木箱,曾是外婆的陪奁,母亲结婚时,成了外婆唯一送得出手的嫁妆。为了掩盖木箱的陈旧,外公找来木条从箱内加固,并刷上层层土漆。嫁为人妇的母...

    蒋碧秋 发表于 2021-08-23
  • 母亲的启蒙

    童年是一张白纸,要写什么字,画什么画,全靠设计师的设计。这个设计师无疑就是我们的母亲。母亲是孩子最亲的人,孩子一落地,第一声叫的就是妈妈。母亲的一言一行,自然就成为孩子学习的榜样,母亲就是孩子的第一个偶像。一个人能茁壮成长,母亲的启蒙是至...

    熊巨全 发表于 2021-08-22
  • 怀念母亲

    父母生养我,悲流恒无...

    任军 发表于 2021-08-21
  • 父亲,我深深地爱你

    2月3日立春,一个有暖阳的午后,父亲一个人走进了医院20天后,在我和母亲、姐姐、舅舅的陪伴中,父亲走了,是在2月24日那个太阳升起的早晨从此,我的心坠入痛苦的深渊。 父亲生前不止一次地叮嘱我说,我走后,不点香不烧纸,将我的骨灰撒入渭河,不要保留,...

    萧迹 发表于 2021-08-21
  • 不让父爱缺席

    当年父亲响应国家号召到鄂西北支援三线建设,从那以后的十几年里,每天的饭桌上只有母亲、两个妹妹还有我,那空着的位置一直是缺席的父亲。曾经无数次的幻想,吃饭的时候父亲就在我们身旁,就像隔壁阿花家一样,父亲给我们有说有笑,要么讲一个故事,要么约...

    李景春 发表于 2021-08-20
  • 我终于梦见母亲了

    儿子,过来帮我捶捶背,洗个脚,腰痛得很,脚有点冷!母亲躺在沙发上,有气无力地说。于是我来到沙发上,正准备捶腰,母亲却不见了。一阵冷风掀起被褥,原来是南柯一梦。 母亲腰部有骨质增生,三十九岁那年,父亲突然离世,丢下一屋老小,老的七十多,四个小...

    点贵吉 发表于 2021-08-18
  • 父亲的高粱地

    一大早,父亲就在门前的水泥地上磨刀。手中一把长把子的砍草刀已磨得雪亮,他眯着眼,伸出大拇指,一遍遍小心地试着刀锋。磨刀不误砍柴工,刀只有磨快了,用起来才得心应手、少费力气。庄稼人对一件称手的家什从来不惜工夫,总要反复打磨。 虽已交秋,但秋老...

    王福友 发表于 2021-08-18
  • 回忆我的父亲

    清明既是游园踏青的时节,更是追思亲人的日子。 每逢这个节令前后,我总能梦到父亲的身影,虽然父亲离开我已近13年了。 我家在一个小山村,家里五口人,经济来源只有父亲一个人的收入,在全家人省吃俭用下,日子过得其乐融融、井井有条。在我快乐无忧的成长...

    飂飖 发表于 2021-08-17
  • 父亲的教导

    从我记事的时候起,父亲的教导似乎无处不在,教会了我行为规范、生活经验、道德品行等方方面面。他的言传身教影响和惠及了我的终生,令我一辈子受益匪浅。 我的父亲出身辛酸贫寒,很小就投身革命,一生正直善良。他给我最温馨的记忆,就是当我刚刚上学的第一...

    邓斌 发表于 2021-08-16
  • 愧对父亲

    父亲离世已经有七年了,但他的音容笑貌至今仍出现在我的梦中。每次听到筷子兄弟唱《父亲》这首歌,我总是热泪盈眶,久久不能释怀。 父亲是干农活的好手。他耕作的田垅总是平整无杂草,收成的庄稼也比别人的产量高。许多后辈都向他请教农技,父亲总是乐于传授...

    张锋华 发表于 2021-08-16
  • 我的母亲阿J

    农村人称呼母亲,少用妈、娘等正统称谓,多叫姨、嫂、婶、奶。我叫母亲阿J,意为姐。嫁入的女人无名字,只叫原村名,村人称阿J为北潭婶,北潭人称西湾姑,记工簿的全称吴北潭。 阿J今年八十四,体胖个矮,眼睛细小,其貌不扬。 听说老人可以全部忘记近期的很...

    万益 发表于 2021-08-16
  • 牵着您的手

    从我记事起,母亲就是个火爆脾气,每天检查我的作业,不是嫌我作业本用的浪费,就是说我没好好写字,脑袋总是免不了被敲打几下我从上学就被算术搞得狼狈不堪,几乎每次考试都是不及格。有一次,我偷改了班上同姓同名同学的试卷,拿回家应付母亲,没曾想被母...

    梁伟 发表于 2021-08-16
  • 我的父亲

    人老了,过去的事忘不了,当下的事记不...

    小不点儿 发表于 2021-08-12
  • 母亲

    树梢顶着一抹亮光,那是太阳最后的呼吸。村口的白杨是谁的眼睛,又替谁守望,洁白的语言空无尘埃,覆盖您的心房,生活留下的函数是量与变,唯有您的等待,亘古不变。母亲接过我怀里抱着的孩子,眼睛里满是跨越了年龄的慈祥。这一片草木,有许多已经死亡,但...

    任刘芳 发表于 2021-08-11
  • 婆媳相处之道

    婆媳毕竟不是亲生母女,说一点矛盾都没有,那是假话。如何把矛盾大的化小,小的化了,是每个家庭的必修课,也可以称之为一门生活艺术。 和婆婆相处几年下来,我渐渐悟出了门道,由最初的水火不容到现在的水乳交融,也是酸甜苦辣咸,五味俱全。 婆婆是家里的...

    陌上桑 发表于 2021-08-08
  • 爷爷爱说顺口溜

    爷爷是位老党员,既开朗又乐观。他喜欢听戏,还喜欢说顺口溜。 小时候,我和弟弟若是浪费了粮食,爷爷就会说:粮食来得不容易,一米一面要仔细。有时莫忘没时饥,苦难日子别忘记。爷爷每次吃完饭,碗都像洗过了一样,不留一粒米。一次,我不小心将一小块馒头...

    宁妍妍 发表于 2021-08-08
  • 我的母亲

    庚子年正月初七,是我们全家难忘的日子,母亲永远离开了我们。 母亲是西安南郊人,生于1931年正月,1948年2月和我父亲结为伉俪,幸福生活了一辈子。 母亲年轻时很漂亮,白皙的皮肤,高高的鼻梁,长着一双会说话的眼睛,苗条的身材,身后甩着两根长辫子,穿着...

    伍梓美 发表于 2021-08-07
  • “冤家”父女

    曾几何时,您年轻的面孔是那样的帅气。而今,岁月的风霜,留痕在您那慈祥的面庞。那双宽厚而温暖的手掌上,粗糙的纹路,仿佛崇山峻岭纵横的小道。您,七十多年的风雨过往,虽没有谱写华章,却为家族刻画了风光。您,用您的为人之道、处事之风赢来了众人的信...

    曹昌琼 发表于 2021-08-04
  • 严苛的父亲

    在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因严重的哮喘病去世了。迄今为止,我没有写过一篇有关父亲的文章,因为他留给我的记忆实在太少了。在仅有的记忆中,父亲严苛的教育和对品行的严格要求让我记忆深刻。 父亲通笔墨,还跟祖辈习过医,在左邻右舍中算是一个秀才。他那用纯...

    陈德琴 发表于 2021-08-04
  • 自行车上的亲情

    多年前,我在镇上的小学读书,每天要走八里路上学,那时候我最大的梦想,就是拥有一辆自行车,上下学骑着,既节省时间,又很拉风。隔壁小丽家就有一辆,她每天只要骑二十分钟就到学校了,可以比我晚起四十分钟,每天早上,我已经走在黑漆漆的小路上,想想小...

    刘亚华 发表于 2021-08-03
  • 爸爸

    爸爸去哪儿了?那个满头黑发只有少许银丝、脸皮紧致只有少许抬头纹的爸爸去哪儿了?那个快乐地咪点小酒,哼着歌的爸爸去哪儿了?那个慢悠悠骑着电瓶车,到我门口叮当叮当打铃的快乐老爸去哪儿了?那个喊我大丫头,轻言细语地告诉我:脾气不要急,说话太冲脸...

    孙冬娣 发表于 2021-08-01
  • 老爸的七夕礼物

    七夕,夜色如水。 沙发上,我的父母静静地坐着,橘黄的灯光暖暖地包裹着他们。爸爸拿出活络油,涂在妈妈的腿上,然后用手把油均匀地推开,再慢慢地推、拿、提、捏、揉,动作熟练而轻柔。妈妈闭着眼睛舒适地靠在沙发上,享受着按摩大师的服务。 妈妈的大腿上...

    胡喜荣 发表于 2021-07-31
  • 母亲的高度

    以前,我一直遗憾自己的个子没有母亲高,站在她身边,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我谈了一个男朋友,他总笑我个子矮。我就怪母亲在我小时候没给我吃好的,让我营养跟不上。母亲就笑着说,那个年代,谁家孩子不是吃着粗粮长大的?肉味,那是过年才能闻到的。 我还...

    张燕 发表于 2021-07-30
  • 流光碎影中的家事

    如果书写光阴的故事,讲述一下家事,心里会感到一丝慰籍, 或许也能给予人心灵上的启迪。 记忆中家里曾有过一块菜地,地里种有各色蔬菜。每逢秋季,父亲总要种上一大片萝卜,因为我母亲生前爱吃萝卜。收获的萝卜除去自用,余下的便拿到市场上去变卖。 那时候...

    张元 发表于 2021-07-28
  • 父亲和烟酒

    从记事开始,父亲就烟酒不离口。父亲爱吸烟喝酒都是有原因的,吸烟是年轻时上山下乡因为想家而留下的后遗症;喝酒的原因则是因为近几年工作一直不顺心。企业不景气,父亲为了保持一份稳定的收入,只有白领染蓝领,冲锋在岗位的第一线。 有一次我去单位找他,...

    董行 发表于 2021-07-27
  • 母亲的信

    母亲一走转眼三年了,时间过得好快,常常感觉她还在家乡的街巷里穿行,在那里的湖边、山间散步。甚至,有时我坐在窗前写作时,觉得她仍在隔壁看书、喝茶或坐在阳台边晒太阳。 前两个月,二哥忽然告诉我,找到父母当年写给我的一些书信,是我上大学期间写的。...

    刘武 发表于 2021-07-26
  • 给妈妈的一封情书

    亲爱的妈妈: 刚下班,这会我正在床上躺着给你写这份情书。您不要脸红,我想这应该不是您第一次收到情书吧!说实话,有点想您了,距离上次回家已有12天,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严肖 发表于 2021-0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