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体育

蜡烛

作者: 罗鸿2021年08月23日生活散文

幼时在乡下,停电的时候,我特别希望能点上一支红蜡烛,火光中,蜡烛变得通透而明媚。它安静地燃烧着,缓缓流下烛泪,它照亮了四周的墙壁,也照亮了小孩子的笑脸。屋里因为这小小的蜡烛而变得安宁。

红蜡烛很稀少,大多时候只能用白蜡烛。如果说红蜡烛像垂泪的新娘,那么白蜡烛更像白衣飘飘的仙女,那一小团一小团洁白的烛泪,多像她凌空飞起时驾起的祥云啊。我从小就喜欢蜡烛,但我从来不喜欢同样能带来光明的煤油灯。煤油灯乌黑油亮,带着刺鼻的煤油气味,与纤细清爽的蜡烛相比,它们简直就是难登大雅之堂的俗物。

我不怕烫,我把刚刚溢出来的烛泪捏在手里揉搓,在冷却之前把它们搓成小碗小碟子形状,再把桌子上那些已经凝固的蜡烛小颗粒装进去,然后托在手心,我煞有介事地告诉爸妈:“请吃汤圆。”有时候,我还把这些烛泪搓成小动物形状,我说它是老鼠,顺便还“吱吱”叫了两声,我妹妹却抢白说:“老鼠有细长的尾巴,这个笨头笨脑的东西更像一头猪。”这叫什么话,仿佛猪没有尾巴?

父母向来不会评价这种无厘头争执,停电的夜里,他们变得非常宽容与和善。父亲会在烛光里讲故事,有时候还教我们用手指做各种形象,利用烛光投射影子就成了猫猫狗狗的样子;母亲则会抱着尚未织好的毛衣,继续从事白天没时间顾及的编织,他们并不像别的父母那样阻止小孩子玩蜡烛。在我们老家,有一个骗小孩的说法:小孩子玩火会尿床。很多年以后,我似乎明白了这个谎言的意义,他们是怕小孩玩火引起火灾。我父母没有这样的担忧,停电点蜡烛的时候,他们很闲了,谅我们在他们眼皮底下,也玩不出那么大的动静,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我们开心呢。烛火摇曳,屋里洋溢着温馨和快乐的气息。

蜡烛带来过多少乐趣啊,我还有过自制蜡烛的经历,那更是其乐无穷的事。

上中学后,班里有一个叫小强的同学特别淘气,他常常去他爸所在的造纸厂里拿出大块大块的石蜡到学校玩,他用刀子把石蜡切成小段,或者直接在上面刻各种各样的花纹。我问他要了一大块,想把它弄来玩出点什么花样。没等我想出什么名堂,父亲已经替我作出决定了,他说:“这么大一块石蜡,把它做成蜡烛吧,停电的时候就用得上了。”我立刻被这个建议打动了,两眼放光地问:“怎么做?现在就开始?”父亲说:“你想想,要准备什么,总得先把它溶化掉?还要有个细长的模具吧?”我找来一个破旧的搪瓷碗,把石蜡切成小块装进去,放在蜂窝煤炉子上烤热溶化。父亲在屋后找来一根细长的竹竿,把它从竹节下面砍成一段一段的竹筒。他又找来手工线,把线的一头固定在竹筒内的底部。在父亲的指导下,我一只手把线的另一头捏着,一只手则托着竹筒。父亲端起搪瓷碗,把晶莹剔透的蜡液倒进竹筒里。热气传递出来,竹筒也变得烫手。为了让它快速冷却和凝固,我把竹筒放到水盆里晾着。我们如法炮制,把搪瓷碗里的蜡液全部装进一根根竹筒里。等到全部凝固后,父亲把竹筒剖开,一根根雪白的蜡烛就做成了!修长晶莹的蜡烛多美啊,像玉器一样闪着微光,真是妙不可言。此时,天快黑了,屋里电灯的光芒已经投射到院坝里,可我多么盼望停电啊!

我把蜡烛带到学校去,小强瞪大了眼睛,其他同学更是惊讶不已,我们自制的蜡烛比商店里卖的蜡烛要细长得多,绝对是经久耐用的好蜡烛!

好多天以后,晚自习的时候终于停电了!黑暗降临的一瞬间,教室里爆发出响亮的掌声,我们的长蜡烛,终于派上用场了!

很多年过去,我依然记得那段日子里,同学们对停电的期待……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阅读评论你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AG体育相关的文章

好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