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体育

院外的核桃树

作者: 董勇2021年08月23日抒情散文

核桃成熟了,就是凉爽的秋天。懵懂的童年,核桃是秋天到来的符号。核桃香了整个秋天,核桃知秋。

从我记事起,老家院外就有棵大核桃树,三人合抱的粗树干,足足有三层房那么高,像一把巨大的雨伞盖过院子里外。春华秋实,村子里有许多核桃树,但长得这么高大、这么漂亮的,只有它。

院子在村口,每次从村子外面回来,还没看到老家的房子,就先看到院子外的大核桃树。虽然不像迎客松那样伸着臂膀,但它让我知道到家了。农村的树木一般没人用心修剪,但它的树形却自然延伸,撑出好大一片荫凉。除去特别寒冷的冬日,大部分日子,我常在树下玩耍,在树上读书,双脚夹在树枝上倒挂金钩。

清明时节,一串一串的核桃花迎风摇曳,那嫩绿嫩绿的颜色,让人看着觉得心里酥酥的、暖暖的,半个村子的人都去采核桃花,或自家吃或上街卖。核桃花即核桃须,又称长寿菜。母亲出身贫寒,尤其善于烹调野菜。每逢核桃树落花,我就会在树下捡回核桃须,将新鲜、质嫩的核桃花分成两份,鲜食一部分,余下的晒干,一年吃到头。

不仅核桃花实用,核桃枝干也实用。我们那一带制家具崇尚核桃木。有一年堂兄家翻盖房子,砍了一棵他家房后的大核桃树,刨掉核桃树皮做了房梁。父亲对堂兄说,太可惜了,应该制几张大圆桌。第二年,姑姑出嫁,爷爷砍倒院子外的那棵大核桃树,树干锯成7段,树枝锯成10段,父亲制作了两列大衣柜、两口大箱子、两张大圆桌、20根凳子,一大家人浩浩荡荡地送姑姑出嫁。从此,站在院子里向外望去,站在田野里向村口望去,不见了大核桃树,我好长一段时间都觉得特别失落。

晋代张华《博物志》记载:“此果出羌胡,汉时张骞出使西域,始得种还,植于秦中,渐及中土。”证明我国的核桃栽培历史悠久。核桃树因核“和(合)”谐音,象征着阖家幸福、和和美美、和气生财、百年好合。若把核桃制成工艺品,可保留原始的外貌和花纹,有一种雅致、优美和自然的感觉。近年来,县城西街的古巷开发了一个大唐古典家具市场。囤地之初,我以为冠以“大唐古典家具”,肯定是檀木家具。问才方知,这个市场主打老核桃木品牌。所谓“老核桃木”就是从老房子里拆下来的核桃木房梁、核桃木柱子或核桃木门板。核桃树本来就是上等的木材,耐腐蚀、耐风化、耐潮解、有韧性,而核桃木落梁历经炊烟,木性更加稳定。加工时刨面光滑,木纹美丽,极具沧桑感、古朴感。老核桃木家具越来越受追捧,散发出古典古香的余韵。只是不知道,那堆满市场的老核桃木中,有没有小时候我家房前屋后的那些大核桃树。

核桃树的生命力极强。头年随风飘落的核桃,次年就会生根发芽,长出嫩绿的小苗。不用刻意去呵护它,只要没人去践踏,它必茁壮成长。老家院子外这棵大核桃树到底是有人栽种的,还是飘落的核桃自己长出来的,始终没人说得清,不过,它所勾连起的悠悠往事,却一直萦绕在我的记忆里。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阅读评论你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AG体育相关的文章

好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