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体育

抒情散文

抒情散文

前言:您的抒情散文作品也可以发布到这里来,如果您只是想欣赏他人作品,请细细品味并收藏。推荐栏目:散文随笔优美散文爱情散文名家散文

  • 院外的核桃树

    核桃成熟了,就是凉爽的秋天。懵懂的童年,核桃是秋天到来的符号。核桃香了整个秋天,核桃知秋。 从我记事起,老家院外就有棵大核桃树,三人合抱的粗树干,足足有三层房那么高,像一把巨大的雨伞盖过院子里外。春华秋实,村子里有许多核桃树,但长得这么高大...

    董勇 发表于 2021-08-23
  • 幸福像花儿一样绽放

    用来形容作家的词有很多,比如敏感、凝重、沉思,比如坚守、执着、孤独,唯有一个词,很少来形容一个写作者、创造者的状态,那就是:幸福。即便有,也是偶尔的幸福感,比如完成一部作品后短暂的满足,获得奖项肯定时刹那的荣耀,受到远在天边的读者知己般赞...

    冻凤秋 发表于 2021-08-15
  • 老屋

    很小心很小心地把某些失落不了的情感打成捆,收纳到箱底。几年前,一只猫蹲在椅子上,见证了一场不加掩饰的收起。 拿什么来吸干我那些能拧出水来的怀念,那些湿漉漉的眷恋。二月晨霜侵扰的菜园子,三月从厨房背后飘进来的桃花瓣,四月迎风抽芽的白杨树,五月...

    任刘芳 发表于 2021-08-12
  • 家乡的油桐树

    乍暖还凉的春夏之交,正是油桐花开时节。老人说,穷汉子你莫夸,还有二十四天桐子花。春天的最后一轮寒流,就是来催生油桐花的。 难得这天朗气清,惠风和畅的傍晚。在翠樟夹道的崀山大道旁漫步,自有一番清爽怡人。近旁的鹅毛岭似一幅柔美的水墨画,在溶溶月...

    李林 发表于 2021-08-02
  • 老街情缘

    大港南街是我祖母的娘家,那里曾经有过我的一段情缘,至今难以割舍。 二十岁那年,我在市区小学代课,祖母带我乘坐姚镇班小火轮去了一趟大港。圌山的雄姿在迷雾中忽隐忽现,当山巅的报恩塔显露出来的时候,小火轮连鸣三声驶进了港湾。一只木帆船在波涛颠簸中...

    史明 发表于 2021-07-30
  • 故乡的客人

    老家亲戚的孩子结婚,邀请我去喝喜酒。我欣然应允。 回到了故乡,从车站走出来,我却有点恍惚了。喜宴是在第二天举办,我不知道是直奔亲戚家好,还是该先找家酒店住下,明天再赶过去。 这是母亲过世后,我第一次返乡。父亲早年就过世了,三年前,母亲也走了...

    孙道荣 发表于 2021-07-27
  • 家乡的茶叶

    我的家乡紫阳,地处汉江上游,那里山大人稀,经济较落后,但这里土质与气候适合茶叶的生长。 早春时节,茶树发出嫩芽的时候,这里的人们也就开始忙碌起来,山间田地到处都是星星点点的摘茶人,刹那间打破了乡村的寂静,增加了热闹的气氛。 记得小时候每到茶...

    林杰 发表于 2021-07-25
  • 手持清风待明月,眉挑烟火过一生

    清风,拂去晚照;明月,带来清幽。晚照与清幽相随,清风伴明月相思。 在日月星辰的交替里,在奔波忙碌的日子中,不知不觉,自己就走过了大半生。清风明月,沧海桑田,岁月悠悠,流年婉转于指尖,留下抹不去的痕迹,时光之城掩埋了青春的影子。 不知清风,拂...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21-07-22
  • 听雨

    雨是啥时候又开始下的,我不清楚。只是不经意间往窗外一瞥,才偶然发现,又下雨了。偶然的,不经意的,倒还有几分惊奇。 我和朋友何先生,坐在碧玉轩二楼靠窗户的卡座上,就着两杯清茶和两个半包香烟,信马由缰地胡侃神聊。无主题的,自由散漫的,海阔天空的...

    江剑鸣 发表于 2021-07-21
  • 旧木箱

    在我的书房里,珍藏着一只旧木箱。它长四十公分,高二十五公分,宽二十公分;紫色的油漆已经随着岁月的流逝早已斑驳陆离,但整个木箱却还坚固结实,没有什么大的损坏。虽然里面仅有几件我早已不穿了的打满补丁的旧衣衫,但我一直把它当做宝物似的保存着。妻...

    吴建 发表于 2021-07-21
  • 苘麻上的乡愁

    乡村离不开苘麻。扎口袋,抬粮食,做缰绳,拉大车,均需要麻绳的参与。苘麻的命运是与时代关联的。物质贫乏时,农人会从庄稼地里辟出一块,专门种植苘麻,满足生活的需要。这些苘麻过着水来张口的日子,农家肥作营养,个个枝繁叶茂,蓬蓬勃勃。几场雨后,苘...

    杜怀超 发表于 2021-07-19
  • 怀念手写时光

    我有多久不在纸上写字了?习惯了电脑打字,渐渐疏远了纸和笔。偶尔提笔写几个字,写出来感觉也不对,就像面对自己拙劣的作品一般不忍直视。 很多人把用电脑写作叫做敲字或者码字,我总觉得这两个字带着一种莫名的轻视,敲或者码就像搭积木的游戏一样,是不怎...

    马亚伟 发表于 2021-07-15
  • 桃笑春风

    又是一年碧桃春归,岭上万亩桃园,目及之处,尽是如霞似火的桃花。然而,置身这如潮的花海,我仿佛又看到了你。 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太阳正烈。明晃晃的光照在你的脸上,让原本有些黝黑的皮肤居然变得明亮,汗水不可阻挡地沿着你脸的轮廓往下流。就是这样一...

    黄敏 发表于 2021-07-14
  • 穿过乡愁

    乡愁不仅仅是一片故乡的云,让你看见风穿过,雨穿过,残月穿过,甚至大雁穿过。更有人把乡愁弄成一种文化,一种壁垒,进攻或退守都不是策略,往往人在他乡,遇到这种粉饰过的陷阱,落入其中,便不能自拔。 当我撞见仙桃市梦里水乡荷塘村,这个沉静在赵西垸林...

    谷未黄 发表于 2021-07-12
  • 秋风里的思绪

    燥热的夏天越来越远,蚂蚱和荒草在渐凉的风里萧瑟,夏的浮躁里人很容易迷失方向,秋日薄暮,姹紫嫣红的风景怎么看都养眼,迷恋于秋的胜景,总想把美尝试圈养,而忘了有些美只是为了欣赏,即便是最美的秋华时光,放在栅栏里失去了灵性会多么无趣。 树上的叶子...

    雨萧 发表于 2021-07-09
  • 给春天一个拥抱

    给春天一个拥抱吧! 俗语说春打六九头, 可2021年的春却是春打五九尾,交接时刻为22点59分。那个时候,夜已深沉,春天就像杜甫笔下的春雨一样,悄无声息地来到了人间。 虽然已是立春时分,但在北方的科尔沁草原还未觉察到春的脚步。东风还未启程,冰雪还待融...

    由焕章 发表于 2021-07-09
  • 石鼓,我热恋的故乡

    我的故乡是石鼓,地处平原交通方便物产丰富。 童年,幸福满怀。 我还没入学就会读文件读报纸了,得益于家庭教育。姐儿放学回来,和我分享趣闻乐事,教我唱歌,讲故事给我听,带我看电影。 去大队看,去石鼓煤矿、公社灯光球场看,甚至走夜路去黑石岭煤矿看电...

    谭美兰 发表于 2021-07-06
  • 春天里的蜗牛

    春雨潇潇,潮湿的空气让草木茂盛,碧绿。鸟语花香,一切欣欣向荣。 走过校园里的一棵长出鲜嫩新芽的树下。湿漉漉的的树身在春风里格外亭亭玉立。一个灰黑的小点沿着树身在慢慢移动,特别醒目。 轻轻走近一看,原来是一只小蜗牛。也许是刚从漫长的冬眠中醒来...

    莫景春 发表于 2021-07-04
  • 家乡的海棠树

    我美丽的家乡在文昌,我住的小村庄屋前屋后,山上山下生长郁郁葱葱的海棠树。海棠树长成一片林海,秀丽的景观,铺展在我遥远岁月的瞳孔中。 海棠树是一种常绿灌木,也是一种经济林木,一年一开花一结果。寒气未尽,天微暖,每年的二、三月份,海棠树绽放着白...

    云昌明 发表于 2021-07-01
  • 散落在江河里的记忆

    记忆的梗上,谁不有两三朵娉婷,披着情绪的花 林徽因 骤雨潲飞,敲打着轩窗,在玻璃上留下长长短短点状的曲线,一只飞燕从窗前滑过,引我驻立阳台,凝视远处如黛的山峦,雨点趋溦,漂漂洒洒,思绪亦如这满眼的细丝,密密的织着心雨。 那年,也是在这样的一个...

    煦颜歆畅 发表于 2021-06-30
  • 又闻槐花香

    黎明,被手机微信接连发出嘟嘟的清脆响声喊醒,原来是好友夏发给我的清晨第一声问候。夏说:她昨天中午去摘槐花了,下午在家收拾槐花,蒸槐花麦饭,很香,很好吃读着夏的微信,看着她发的自己做的槐花麦饭图片,我不觉两眼一热,似乎又闻到了那一阵阵袭来的...

    刘春荣 发表于 2021-06-27
  • 当年那抹明月

    此去经年,没有体会过庭院深深深几许的人们奉为经典的锵然,只是在夜阑下,独自处将曲折娇羞的心投入这样的一抹明月。 影影绰绰,飘飘忽忽,在还要路灯映衬的月光下,在深夜青黛色的山峰掩帘下。月亮露出来不可明状的形状!为什么会这样形容?但我知道这是不...

    尘出. 发表于 2021-06-25
  • 夜来风雨声

    后半夜,凌晨三点钟的时候,窗外传来了下雨声。这个城市已经进入了雨季,所以下雨并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但今夜的雨,既不是那种淅淅沥沥的细雨,也不是那种哗啦哗啦的大雨,而是滴滴嗒嗒的,像是雨点打在芭蕉叶或树叶上。当然,我的寓所在36层高楼,不可能...

    徐可 发表于 2021-06-25
  • 年味留香

    我很怀念儿时的年。童年时代虽然物质贫乏,生活简单,但过年程序却有条不紊,浓浓的亲情尽在其中。那份实实在在的快乐,现在回味起来,就像那个年代的糖球,甘之如饴,香甜仿佛还在唇齿间萦绕。 那时,对年的渴望,难以言表。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

    若水 发表于 2021-06-16
  • 遥遥凉水井

    桅子香过,石榴红过。小狗趴伏地上,呵呵呵吐着气,又红又薄的舌头伸出老长。 火锅店生意冷清了。空调吹着满锅热气模糊了一些面孔,却不能模糊麻辣烫与冷饮在口舌中的时光交错。 遥远的凉水井街没有桅子,没有石榴,也没有看到趴伏街沿的小狗,火锅该是一定...

    唐华玲 发表于 2021-06-15
  • 儿时阡陌

    家乡在花容月貌的华容,何庄村姜家大湾,通往集镇的是一条长约三四公里的蜿蜒小道,两边生长着不同的花草植物。阡陌田间,种植着稻谷、棉花、大豆等作物。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景不同。 童年的乡间小道弯弯曲曲通向远方的田地、集镇,也通往求学求知、改...

    姜志成 发表于 2021-06-12
  • 夏天,你真的回来了!

    今天,我顶着太阳,在外头来回奔波一段小小的路程,拿一样端午节捆扎粽子用的线绳。熟料,来回不过几里路程,竟然大汗淋漓! 我感觉得到,夏天,真的回来了!夏天,已经从印度半岛,越过喜马拉雅山脉,跨过青藏高原,来到了丘陵地带,开始在此驻扎下来,长住...

    见龙在田 发表于 2021-06-11
  • 五月槐香

    到了每年的五月,童年时观赏和品尝槐花的情景,总是会不断的浮现在眼前,唇齿间又仿佛有了槐花浓郁的甜美和清香。 五月正好是家乡最美丽的季节,桃李花刚刚在春风春雨衣中凋谢,化作花泥。此刻,田野里的麦子已经挂上一串串麦穗,远山的树林披上一层青绿的嫩...

    项顼 发表于 2021-06-10
  • 观荷

    喜欢独坐湖边静静观荷。一湖静水,生动,纯净,荡漾着天光云影的倩影。清水盈塘,绿柳垂丝,华盖擎天,红花映日。每年的夏季,西子湖畔的荷花风景,都吸引着许多观荷爱好者的到来,更是吸引了许多摄影爱好者的欢喜。 青翠欲滴的荷叶层层叠叠,那艳丽的花朵高...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21-06-08
  • 桃花红

    从梨园出来,过了一条路就到了桃园。 放眼灿烂阳光下的桃园,大脑里立即闪现出了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的诗句来。没来桃园之前,一直对古人把灼灼一词注解为花开鲜艳的样子,深信不疑。看到眼前的情景后,便觉得如此理解太过于浅表化。灼有烧的含义,灼灼应该理...

    赵文汉 发表于 2021-0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