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体育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简介:必读社提供的散文随笔写作交流平台,这里不仅有优秀的作品,还可以进行投稿及交流。散文栏目:优美散文抒情散文爱情散文名家散文经典散文

  • 石头上的树

    它是一棵长在石头上的树,或许大家充满疑问,树能长在石头上?然而,我确实见过这么一棵长在石头上的树。它长势很好,树干笔直,树叶茂盛,没有多余的枝丫。 那是我第一次跟随矿上扶贫工作组下乡,虽然山路难走,可景色却很宜人,高耸的大山覆盖着厚厚的绿植...

    张红梅 发表于 2021-08-23
  • 邛海月色

    月光下的邛海,就像一位素颜的少女,恬静、文雅、秀丽,静静地躺在安宁河谷,静静地躺在泸山脚下。今夏,有机会送援助凉山的民警到西昌,于是有了机会到邛海,一睹它的芳容。 邛海,一个被称为海的湖,与西昌有许多渊源。西昌古称邛都,邛海古称邛池,西昌因...

    罗瑜权 发表于 2021-08-23
  • 北方的“榕树”

    榕树是南方林木中一道亮丽的风景,之所以称为亮丽,是因为榕树有自己独特的生存方式。 榕树树冠庞大、枝叶繁茂,且生命力顽强,以繁殖能力超强而著称于世。我曾经去过桂林,亲眼见到了那一片密密的榕树林。 细看它们,只见胳膊连着胳膊、手拉着手,最特别的...

    郭军平 发表于 2021-08-22
  • 一棵搬来搬去的树

    记忆中的那棵树,高大、伟岸,身材健美匀称,至今仍让我想到伟大的汉字乔木 ,想起宋玉潘安等那些在历史书中玉树临风的俊美男子。但是,它注定老来命苦,最终不得不在搬来搬去中失去了生命,成为我记忆中的一框永恒。 它是一棵梨树,是我记忆深处最美丽的树...

    谭岷江 发表于 2021-08-22
  • 老榆树

    春节回老家过年,年初一最重要的事就是给本家的老人拜年了。前些年,应该是十几或二十几年前吧,给老人拜年是要行跪拜大礼的,也就是磕头。家里的爷爷奶奶都会早早地在客厅里铺好席子或者毯子,以防弄脏了晚辈们的新衣裳。这些年的拜年仅仅成了一种仪式,已...

    张成刚 发表于 2021-08-21
  • 昆明的秋雨

    立秋以来,昆明的雨淅淅沥沥,缠缠绵绵,接连下了好几天。白天,有时艳阳高照,可一会儿天空飘来一片厚厚的乌云,頓时,细细的雨丝从天而降。晚上,进入梦乡的我被一阵滴滴答答的雨声惊醒,拉开窗帘,借着电线杆上的路灯向空中看去,一阵稀稀拉拉的细雨悄悄...

    小不点儿 发表于 2021-08-20
  • 眷恋村庄

    我走啊走,我走过了一年又一年,我走过了万水千山,我已经走得很远很远了。可是稍一驻足,我就会不由自主地回望。我是在回望生命的源头吗?我是在回望心灵或精神的故乡吗?不知道,我能够知道的是,我距离那座熟悉的村庄愈来愈远了,记忆里的那座村庄愈来愈...

    西风 发表于 2021-08-19
  • 三月里的小素食

    现在城市孩子的吃的小零食可以说是五花八门,有些连大人们都叫不上名字。在我的故乡,当阳春三月春光烂漫之际,无论是沟沟坎坎,还是大坡小野,到处都长满了纯天然的小素食。那些小素食不仅经济,而且环保,更重要的是低碳有的小素食入口即食,无需做任何深...

    邓荣河 发表于 2021-08-18
  • 怀念一架榆木犁

    家在辽西丘陵山地,地势起伏。能耕种的地块像是被丢落一般,东一块西一块没有规则。地垄短,边角多。再先进的耕种机械都没用,这样的土地只对一架犁有感情。 幼时的犁是木质,老榆木木性坚韧,强度和硬度适中,最适合做一架犁。榆木与南方产的榉木有北榆南榉...

    李铭 发表于 2021-08-18
  • 一碗鱼

    有些时候,有些场合,我会触景生情,滋生一种莫名的感动。其实我并不是一个十分激动的人,岁月也没有把我打磨成圆滑世故,但对过往寻常中的细小琐碎之事,我确是不能忘怀,并且感慨颇深。比如一碗鱼,一碗并非名贵的家常鱼,就能牵引我的思绪向着美好生活放...

    林黛 发表于 2021-08-17
  • 雷州访古(组章)

    西湖 只因苏轼的宋词喂养过这一方湖水。雷州西湖,成为接待名士的驿站。 清瘦的西风一路陪伴瘦马,从中原出发,向南而来。 这里的水质可泡热茶。每一杯上乘的醇香,都足以让一颗疲惫的灵魂得到温暖。一杯、二杯、十杯,雷州人说,喝下,就是自己人。 沃野千...

    孙善文 发表于 2021-08-16
  • 红土地

    站上东川这片神秘的土地,我的心为之颤栗,被这璀璨斑斓的红土地所震撼,迷醉在那如诗如画的彩色田野。那碧蓝纯净的天空,鲜红的土地,红得发痴,红得让人心醉。立体的山丘、多变的色调、彩色的山梁,放眼望去,红土地连绵起伏,层次分明,色彩斑斓,气势宏...

    小不点儿 发表于 2021-08-16
  • 玫瑰八街

    大概每个女孩子心中都有一个关于玫瑰花的童话梦。玫瑰花象征爱情,它承载了太多美好的愿望!我相信任何一个女孩子都无法抗拒!那如果是一片玫瑰花海呢?女孩子们岂不是要尖叫了!是的,你没有听错,就是玫瑰花海,而且还是万亩哦! 美得像童话世界! 安宁八...

    小不点儿 发表于 2021-08-16
  • 又是一年木瓜

    一 寒意深了,桐叶黄了,没有身子的风无处不在。蹚着满地的暖阳,他专程从百多里外的县城赶来,只为给我送几个他特地从乡下摘来的木瓜。 像往常一样,他总是微笑少言,做的永远比说的多。那木瓜也像他,暗香浮动,沉默无语地挤在一个大胶袋里,憨厚诚实地凝...

    廖华歌 发表于 2021-08-15
  • 潮湿的气息

    深秋的唐河,遍野的苞谷、芝麻、花生等秋粮大多已成熟,籽饱穗大,不逊往年,由不得让人对土地生出敬畏之念。蝉儿在嘶鸣着,似乎是和秋日作着最后的缠绵,河流在平缓地流淌着,一如既往地沿着曲折的河床,入汉口进长江流向大海 行走在十公里的唐河湿地公园,...

    金少庚 发表于 2021-08-15
  • 八街玫瑰 爱的抒怀

    玫瑰花开,看花红划过眼帘,用温馨的芳菲,镌刻了多少女子对玫瑰的缠绵和爱恋。在距昆明七十多公里安宁八街乡的山谷里,满山绽放的玫瑰。在微风的吹拂下,花香漫天,瓣瓣幽香,沁入心房。默守这份心境,蝶飞花柔,听风悠长,相依成暖,静默婵媛。 夏日来临的...

    小不点儿 发表于 2021-08-14
  • 蓝莓情

    不知怎么的,待失的暮春就有了初夏的感觉,一次小小的乡村游,却留下难忘的记忆。 久居城内,不甚农事,闲暇之余,今年五一长假,家族里的二十余人,有幸到访农家果园。那天,天气很热,阳光火辣辣地射向地面。车子开在一条逶迤盘旋的乡间小路上,小路的两旁...

    小不点儿 发表于 2021-08-14
  • 落日照村墟

    路过古村,落日红烈,晚风正凉,四周虫声嘈杂。村道之上雾霭潮润,手触草尖,洇湿一片。 每天要拜访1.6座村庄,我的心中曾有此计划。 报纸上说,中国的自然村庄,每天以1.6个速度在消亡。1.6个村子,十来户人家,五六十人,百十亩田园山场,数代的足迹、憧憬...

    吴孔文 发表于 2021-08-14
  • 迈入昆明的“圆通花潮”

    提及樱花,也许大家都会想到日本樱花。但其实,昆明也有绝美樱花胜景的地方,而且一点也不差!这个樱花美如画的地方就在昆明圆通山。 春风送走寒气,轻轻地吹过,宁静中带着澹澹的爱怜,悠然地划过樱花的脸颊,洁白的或粉色的樱花,仿佛在一夜间绽满了枝头。...

    小不点儿 发表于 2021-08-13
  • 校园里凋谢的玉兰花

    回望一生,大部分时间是在教书育人的岗位上度过。从1978年步入教坛,至2015年退休走下讲台,前后37年。回眸走过的路,苦辣酸甜,哭笑和欢乐伴随,惆怅和酸楚同在,总有那么多抹不去的往事,在心里萦绕,有些甚至是惊心动魄,常在梦里惊醒! 1978年,一个偶然...

    小不点儿 发表于 2021-08-13
  • 秋雨如诗,醉了谁?

    江南水乡的秋雨,总显得有些多愁善感,蒙蒙雨雾中散发着诗的幽韵,缥缥缈缈,柔情似水。 斜风细雨,飘打着我的窗棂,似那琵琶女纤纤的手指,拨动着琴弦,轻弹着江南水调的柔和之曲。缕缕雨丝掠过窗台上的花儿,留下残红点点的吻迹。 花儿,是有灵性的,每一...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21-08-13
  • 谁是今宵梦里人

    今夜,月朗,星...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21-08-13
  • 水韵乡愁

    没有水的土地是绝望的。 水自高处来,拾级而下,在这片土地蜿蜒流淌,滋润万顷香稻。群山中的坝子,在第一缕晨曦中醒来。村庄张开朦胧的睡眼。稻米飘香,留连昨日的梦呓。炊烟袅袅,点燃俗世的乡愁。流水潺潺,惊醒沉睡的记忆。 云南会泽娜姑,是一个因水而...

    朱金贤 发表于 2021-08-13
  • 樱桃熟了

    翠翠红红蜜意,心心念念怡情。枝头点缀琇莹莹,惹动娇颜难静。摘下珠璎愉悦,沾唇轻咬甜浓。品得仙汁润甘咙,搅动亲情涌动。 _____题记 儿时就听说:樱桃好吃树难载。说的是樱桃虽好吃,但等到栽活树再结出樱桃来真不容易。樱桃有百果之王之称。儿时的我,樱...

    小不点儿 发表于 2021-08-12
  • 玉兰花

    冬季的校园,虽寒意料峭,却缚不住春的脚步。繁华热闹的春意毫不含糊地在校园里一点一点蔓延开来;死寂的秃树欢天喜地地抽枝吐翠;颓败的枯草怡然自得地探头泛青;活泼的百鸟飞来,兴高采烈地在校园里呢喃唱歌;鲜艳的花儿义无反顾地粲然绽放驻足凝望,处处...

    小不点儿 发表于 2021-08-12
  • 轻装前行

    从前只觉得未来还远,以后我必定不凡,好像确信自己将来必定是个大人物似的。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这样神奇的感觉,可能是从小老师的表扬太多了吧。从小到大,我的成绩说不上拔尖,但总能得到某课老师的偏爱,心里自然觉得自己有些与众不同。上学时总爱写写,后...

    书叶 发表于 2021-08-11
  • 小满

    还没大满,这就好,像要开的花,要圆的月,马上回到家里的脚步,留一些期望,把幸福怀揣着,像一杯酒,在心里,浓郁地散开。小满不满,干断田坎,我们期望的,肯定是小满已经满了些,粮食的果籽,挂在枝头,在季节里轻轻摇曳。 小满是踮着小脚,沿着立夏的田...

    熊成林 发表于 2021-08-11
  • 纳凉

    小时候的夏天,可以一整晚吃着西瓜,听着奶奶摇着芭蕉扇讲一个不知重复了多少遍的故事。但奇怪的是无论讲了多少次,也还是减不了它的色彩,就像那远处将要落下山的夕阳一样,少了它好像就不是黄昏了,少了奶奶的故事好像也不是夏日的纳凉了。 在吃完晚饭洗了...

    书叶 发表于 2021-08-10
  • 话柳

    如果说梅是冬的娇客,那么柳就是春的使者。当早春的惊雷还未能唤醒雪棉冰被下沉梦酣睡的佳卉丽蕊,柳树早已走出闺阁,对着澄澈如镜的河水描眉画黛,梳妆理颜了。修长的身姿亭亭玉立,飘逸的秀发垂落披肩。柳树盥洗完毕,托腮无语翠眉低,一对含露带雨的明眸...

    苏磊 发表于 2021-08-09
  • 踩人影儿

    每当月朗星稀的夜晚,我都会想起小时常玩的一种游戏踩人影儿。 那时,村里还没通上电,大人又舍不得点灯油,所以,晚饭后,小伙伴们都会到门外玩卷白菜、捉迷藏、老鹰捉小鸡之类的游戏。 月明的夜晚,我们最开心。明晃晃的月亮升起来,人影儿清晰地照在地面...

    赵文忠 发表于 2021-08-08